崽崽吖爱吃肉

【暗恋×日记2017.11.11】自述×你①

刚刚在网易上听先生唱的歌,边听边翻评论看到这段话突然就哭出声了,一个女生说
【虽然我一点都不可爱又丑又胖又无聊还不会说好听的话也不会做饭也很抠门也很穷也很差劲 会在下午喝完大杯珍珠红豆烧仙草奶茶吃完双皮奶晚上还会边塞薯片和巧克力边看少女漫画的那种  最不招人喜欢的人 但是果然毕竟还是个女孩子啊……所有其他的女孩子都被表白过……真的很羡慕啊 要哭出来了】
我看着心里突然就很酸涩,并不是说是因为自己太怎么样,而是说突然就很想被爱,一个人真的是太需要坚强了,可我怎么可以做到这么多呢?
真的很羡慕那种做什么都很招人喜欢的女孩子,我,有好看的外形和曲线,有最好听的声音,亦或优异的成绩,在外人眼里乖巧懂事,可爱可亲,像最优秀的天鹅,我总是小心翼翼的活着,敏感的对待外来的事物。
我曾经写过一篇短篇,关于我喜欢了很多年的他,里面的男女主角就是我们两个的缩影,只是到最后,我还是没有写出来结局。
为什么呢,大概是不想让这段刻骨铭心的记忆就这么埋没,我怕我会忘,所以要记下来,可是却又不想面对这么无力的结局。
后来我们毕业了,期间别人大约都知道我喜欢他,而他似乎也有所察觉,有一天他说别人都说我们是一对儿,我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笑了笑说怎么会,其实我还是怕的啊,开口的时候简直就像虚脱了一样,那一瞬间我的心脏抽搐着疼的厉害,就像是在大海游泳的人突然小腿抽筋,我怕我承受不了他之后的拒绝,所以我试都不敢试,我不敢赌,也赌不了,我无法预见我们之后的未来,而且这样的我,怎么配得上他呢?
后来他笑了笑,眼底没有所谓的落寞,说“是的吧,我也觉得”一句话怎么说来着,那一瞬间我突然想
“最痛苦的不过就是我爱你爱到骨子里,在我的视线范围内你却一无所知”

花朵🌺🌺🌺2333,上次在汉画馆看到汉装小美女。。。如果是这个装一定好看爆

好物分享笔记:

御风竹马Riki

学校的设计色彩课😂

运动去吧:

sabrina:

最近几次去上单车课,我才发现大腿不那么酸了,臀部好像会发力了。19 岁的时候髋部做过一场手术,因为小时候肌肉注射的药导致臀肌挛缩,导致臀部无法乏力,还好那时我不爱运,也不关心哪块肌肉能不能工作。直到 24 岁,我才第一次开始运动。很庆幸那时遇到了瑜伽,帮我唤醒身体,像是重新找回某种记忆。
记得刚开始练习时,单腿站立的体式,比如战士三或者单腿手抓脚,不用两秒钟,臀部就会开始抽筋。瑜伽教会我耐心和接受,慢慢的把不可能都变成可能。像是视频里这个体式,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能做到呢。

电影原声姐:

我爱吹口哨:

九月的天气微凉

密码箱底丢失旧秋衣的人

垃圾箱里半夜宿醉

辗转反侧啊

如何能装得下


十月的树叶尚未落下

腌在床底的橘子

已经变得甜蜜金黄

俯身打捞啊

俯身就顺势坠下


十一月,十一月已然过半

马路上摊开的雪花

装进罐子里的过往

难以入喉啊

入喉是孟婆的汤

爱丽碳的记事本(不断更新中)

小兔爱丽丝:

    至今以来所有文的目录




    中长篇


    林敬言×你


    just one last dance(1)


    just one last dance(2)


    just one last dance(3)


    just one last dance(4)


    just one last dance(5)


    just one last dance(6)




    韩文清×你


    


    


    


    


    思念是一种病(上)




    罗辑×你


    和学霸的恋爱故事




    唐昊×你


    和糖糕的恋爱故事




    喻文州×你


    one`s hope




    周泽楷×你


    同居企划(01)


    同居企划(02)


    同居企划(03)


    同居企划(04)


    同居企划(05)




    我的世界已坠入爱河




    王杰希×你


    七年之痒(上)


    七年之痒(下)




    黄少天×你


    晴天




    乔一帆×你


    生于微末(一)




    张新杰×你(只开了个头的大坑,会填,勿催)


    会有那么一天(1)




    段子体




    有一个直男气息浓郁的女朋友是什么感受




    男神和你的化妆品之间都发生过什么神奇的化学反应




    当男神陪你去旅行




    男神们不为人知的休闲养生方式




   有一个做饭很难吃的女朋友是什么感受




   雨天




   女仆装




   和他一起过中秋




   骨科十题——第一题




   骨科十题——第二题




   骨科十题——第三题




   骨科十题——第四题




   骨科十题——第五题




   骨科十题——第六题




   骨科十题——第七题


       









[王/黄/哲/叶/周/喻×你]兄 妹

23333德骨

执戈:

※旧文补档


※从Ver.叶修 开始均为黑化










Ver.王杰希








“签名签在哪?”




王杰希提起笔,侧头问向你。




“无所谓。”你扫了一眼桌上同学交给你的笔记本,也不知是谁挖出了你的兄长是王杰希的消息,“只要是哥哥签的,他们都会很开心吧。”




你的回答比王杰希本人还要不耐,这让王杰希露出些许诧异的神色。




你并没有注意到,把最后一本笔记本交还给你时,王杰希像忽然明白了什么,极轻地笑了笑。




但他还是对你说:“抱歉,影响到你在学校的生活了。”




王杰希的道歉让你措手不及:当你向王杰希提出帮同学签名的要求时,这完全可以被王杰希当作“任性”“不知低调”,明明打断别人工作的是你。




……为什么是他道歉?




“我——”




“没关系的。”




打断你的,是温和却不容置喙的肯定句。




王杰希再度不动声色地观察了你一眼,你的眼底果然闪烁着不安。




他伸出手揉了揉你的脑袋,宠溺的笑意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浮出:“小事而已。”










Ver.黄少天








当你提出想看黄少天打游戏的时候,你的兄长显然有些脸红。




“咦?今天少天的垃圾话变少了啊。”




耳机里传出的调侃让黄少天更加慌张。考虑到有你这名观众在,黄少天并没有用耳罩型的耳机,而是你们兄妹各用一条耳机线。因此,针对黄少天的调侃你也听见了。




“去去去,睁眼说什么瞎话呢。”




“噗。”




“哎哟,旁边还坐着小姑娘啊。”耳机里的戏谑只增不减,“小女朋友?”




你这才意识到,你正和黄少天共用一个方块型的麦克风,你的说话声也会被传进游戏。




“什么啊是我妹妹!妹妹你懂吗,不对你有吗,我的妹妹世界第一可爱你知道吗??”




你的脸在“妹控”“我跟你说啊少天的妹妹你哥这人平时可没良心了天天刷屏”“你一定要多坐在他旁边啊我们才能活下去”中逐渐变红。




倏然,你的耳机里没了声音。




“诶?”




你抬头,发现刚把游戏关掉的黄少天的脸比你还红。他似乎还在考虑给你解释什么,他本想给你留下更多的可靠的印象。




“没事的……我是妹妹。”你意识到自己应该安慰一下黄少天,“妹妹不能嫌弃哥哥对吧。”




“……你到底是安慰我还是损我。”黄少天哭笑不得,之后他沉默了几秒。当你以为黄少天和你之间要冷场的时候,他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黄少天弯下腰,伸手便摘下了仍滞留于你耳里的耳机。




“可是,我并不想只做你的哥哥。”




“……诶?”




“……没什么。”




黄少天今天的话格外得少。




“……不会把你让给别人的。”












Ver.孙哲平








你的眼皮从刚才开始就在打架,而且越打越厉害。




“好困……”




最后你忍不住,无意识中往身侧靠了过去。




没过几分钟,你整个脑袋便搭在了孙哲平的肩膀上。




事实上你很少和孙哲平说话,虽然他是你的兄长,但他长时间的忙碌直接造就了你和他之间的隔阂。




你大概是困迷糊了,平时你坐在孙哲平身边都是小心谨慎的样子。以至于孙哲平有时候会怀疑,是不是戳一下你,你就能像猫一样炸起毛。




“困的话可以回去睡。”




“嗯……”




你口头答应着,却丝毫没有行动的意思。




“……”




算了,难得一次。




“训练暂停。”孙哲平向电脑发送了一条消息,“今天分析上一次的视频。”




没有打键盘带来的手臂振动,你睡得应该会舒服些吧。




这么想着,孙哲平拨了拨你的呆毛。










Ver.叶修










母亲对于你的一项技能一直很困惑。




“你是怎么快速分辨两个哥哥的?有时候我都会看叉。”




“是吗。”你不动声色、或者说不痛不痒地回复着。




“大概是,区分出了本质吧。”




母亲走过你的穿衣镜时,你正好将一件洁白的衬衫拉过肩膀,遮住一串暧昧的吻痕。












Ver.周泽楷








能明白周泽楷在想什么的不仅有江波涛,还有你。




甚至因为血液的共鸣,你的解读比江波涛还要精准几分。




放假回家后你的第一反应便是去战队找周泽楷,轮回的大家也乐意接纳你。江波涛毕竟是副队长,不能时刻跟在周泽楷身边,你的出现直接分担了他的翻译工作。




“杜明叫我们去吃饭。”




中午时分,你收到了杜明的消息。你不觉得这其中有什么问题,周泽楷却拉住了正欲下楼的你。




你回过头,解读起了周泽楷:“嗯?和战队的大家熟悉了,当然会加一下好友吧。”




一瞬间你有些不能明白你的兄长怎么了,对于你来说,他明明是最好读懂的人。




“哥哥?”




最后周泽楷面带不甘地放开了你。




虽然那天中午的周泽楷极为反常,但你以为那不过是兄长压力过大,并没有放在心上。




直到你们一起回到家的那一天。




“爸爸妈妈说他们出远门了……哥哥?”




你突然发现,你无法解读周泽楷了。




或者说,你无法相信、也无法接受——




“……不明白吗?”周泽楷却耐心地开口。




“……你在胡思乱想什么——”




你下意识后退,而后你才发现,不知何时,你已经被逼至角落。周泽楷在进门之前便策划好了一切。




周泽楷当然看见了你抗拒的表情,但他完全曲解了你的抗拒。




“这种话,是该由我、亲口说。”




而不是只靠妹妹解读。




毕竟是告白呢。




你被周泽楷小心地安置在卧床,他既想控制你又不敢碰伤你,最后他不得不在抱住你的同时将你的双手反绑,这让你更加确信他是有备而来。




周泽楷吻你的力道极为轻柔,晚风拂过大抵如此。




他用一只手覆上你被绑在一起的双手,另一只手逐渐上攀,从你的领口处一颗一颗地、解开了你最为贴身的衬衫。




微凉的空气舔舐起你裸丨露在外的皮肤,周泽楷也俯下身,浅浅地噬咬起它。




触电般的快感从你的锁骨处传来。




也打破了你最后的、虚弱的幻想:




“我喜欢你。”周泽楷的挑逗愈发熟练起来,当他向涣散的你告白时,又无师自通地沿着你的耳廓舔了下去,“……妹妹。”










Ver.喻文州










“注意到了么?”




“嗯。”




你和喻文州依然不快不慢地走着。听见喻文州的问句你点了点头,看来喻文州和你同样发现你被跟踪了。




你知道跟踪你的男生是谁,很多天前闺密就提醒过你那个男生有追你的意思。




“是吗……那就麻烦了。”




你忍不住抬头看了兄长一眼。




你都不觉得这种事有多么棘手,喻文州为什么会觉得麻烦?




“明天我去学校和他说一下就好——”




“不够。”




地面上,你看见喻文州的影子微微摇了摇头。




“就像我一样,人总是很难死心。”




你倏然被喻文州拉入怀中。




起初你以为,这只是喻文州做戏给那名男生看,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你终于在喻文州的臂弯里察觉到了反常。




“哥哥……那个人应该走了吧。”




“是吗,那就好。”




空气凝止了一秒。




一秒后,喻文州低下头。




你根本没有想过兄长会对你做出格的事情,这也得以让喻文州轻而易举地吻住你,再轻而易举地继续侵占下去。




“现在,不会再有人看见了吧。”




呼吸交缠的空隙里,你堕入了他的劝诱。喻文州抬起你的下巴,漂亮的黑色双眼印着你呼吸不稳的模样。




“真美。”




“唔……”




修长而节骨分明的手指穿入你的长发,喻文州借此扣住了你的后脑。




“哥哥、等——”




“乖一点。”




这里可是,比在家里都要安全呢。









[叶/乐/翔/周/黄/喻×你]三句话内证明你们是老夫老妻

执戈:

※旧文补档


※非常短小,而且并不精悍








Ver.叶修








荷兰老外来中国进行交流活动。




“今天来的外国小哥超级帅!”回到家后,你的兴奋还没有消退,“而且他们一直在用筷子诶,好感人的!”




“少见多怪,我还会用刀叉呢。”






——《第二天你私藏在手机里的照片没有了》










Ver.张佳乐










天开始热起来了,走在街上披着头发的你有点烦躁。




“我想扎马尾。”




“嗯。”




张佳乐停了脚步,你顺手把他辫子上的牛皮筋拉了下来。










Ver.孙翔










你是鼻炎患者,用纸比用钱还快。




孙翔过生日帮自己买了一箱餐巾纸。




你很奇怪:“你帮你自己买这个干嘛??”




“我的就是你的啊。”










Ver.周泽楷












“周泽楷,你讲话的时候,是不是需要用到的标点符号个数加起来比讲话字数还多?”




“不是。”




过了一会儿,周泽楷掐指一算:字数不够!少一个字!!




于是,为了保险,他特意多说了一个字:“真的。”






——《结果还是标点比字数多》












Ver.黄少天










黄少天,学名黄少天,俗名黄烦烦。




今天他又打电话话唠了起来,然而听得耳朵都要生茧的你并不想听。




于是你把手机放到一边,开始做自己的事情。




四分二十三秒后,你伸出左手去回收你的手机,电话里正好传来黄少天的声音:“先说到这里媳妇儿我挂电话了!媳妇儿你在吗!”




“在的在的~”




“哈哈哈哈就知道媳妇儿对我最好了!么么哒!!”














Ver.喻文州










你这几天事情特别多:“而且我发现我越来越健忘了。”




喻文州放下手里的书:“我喜欢你。”




“???”




第二天,喻文州又放下手里的书:“我喜欢你。”




“……”




如此到了第三天,喻文州放下手里的书:“我——”




“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你不是最近健忘么?”喻文州顿了顿,“不过看来你已经记住了我喜欢你,那就来记‘我爱你’吧。”







[叶/王/周/新/黄/喻×你]女朋友是夜猫子是怎样一种体验

鼻血。。。

执戈:

※现代诗体,男神第一人称




Ver.叶修



她说她是个仙女
所以要天天修仙


——《好吧你说的都对》




Ver.王杰希




我和她同居
都能过出
时差党的日常



——《“杰西,你刚做好的早饭被我吃掉了。”》《“……那是我的夜宵。”》《还要吃吗我再去做》





Ver.周泽楷




每天醒过来的时候
她已经困得迷迷糊糊的了
可以顺手把她抱回去


——《好幸福(///▽///)》




Ver.张新杰




和她在一起之前
有一天路过她和她的追求者
那个人对她说
“你放弃吧,张新杰不会喜欢一个夜猫子的。”
就没忍住挡在了她前面
“是吗。”


——《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





Ver.黄少天




她说她做夜猫子的理由是
“幸好某个话唠不说梦话。”


——《QAQ》






Ver.喻文州




半夜在厨房捕获一只正在觅食的女朋友
“文州……”
“嗯?”
“……我错了TAT”
……
“你知道我为什么穿着外套么?”
真是 没办法呢
把外套脱下罩在她身上
“着凉了怎么办。”
然后公主抱起来


——《“该睡觉了,小猫咪。”》

[叶/王/周/韩/新/喻×你]一只小仓鼠

不行了不行了,最后一个。。。。啊啊啊啊啊

执戈:

※旧文补档,你是男神家的仓鼠设定。


※Ver.喻文州 为黑化












Ver.叶修










自从上次过生日、荣耀后辈送给叶修一只仓鼠开始,叶修发现自己有了不少变化。




好像总是对那小家伙放不下心。




今天是叶修帮你规划的洗澡的日子,他倒好一小盆浴沙,看你在里面玩得开心,便坐回了位。




十分钟后,叶修需要接受一次采访,他本想推托,却被告知无法拒绝。




他等了五分钟,再也坐不住了:“应该洗好了,我去把仓鼠捞出来。”




陈果立刻制止了他:“你给我在这儿坐着。我去浴沙盆帮你捞。”




“不行,她是我的又不是你的,我去捞。”说着,叶修唰地站了起来。






半小时后




准点到达的记者局促不安地问向陈果,叶修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




“没什么状况,他每次捞仓鼠都要捞上一小时。”让洗干净的仓鼠在他手上卖萌什么的。










Ver.王杰希








仓鼠很喜欢吃瓜子,所以王杰希正在帮你嗑瓜子。




你坐在桌面上,盯着王杰希的手。那只手有着漂亮的骨节,它先是夹出较为饱满的葵花子,然后送至王杰希淡粉色的唇边——




“吱吱!!”他怎么可以这么好看!!!




“嗯?”听见你的声音,王杰希转过头,不过他误会了你,“别急,都是你的。”




“……吱。”你想说你并不是这个意思。




然而王杰希揉了揉你的脑袋:“乖。”




“……”












Ver.周泽楷








你和你的主人有一点很默契:你们的作息高度一致。




按下电源后,周泽楷便在你面前蹲下身、并把手伸了过来:“开机了。”




你顺势跳上周泽楷摊开的手,然后一路沿着手臂爬到了周泽楷的头顶。




“❤~”




周泽楷的头发俨然成了你第二个窝,每天你趴在他的头顶看他赢完一场又一场的对决。




你并没有注意到,每当屏幕浮现出“荣耀”两个字的时候,周泽楷第一反应就是看向头顶。




这次用这个符号的是周泽楷:“❤”




“小周,又让仓鼠看你打游戏啊。”




江波涛敲了敲门,发现队长办公室里没了动静。




推开门后,江波涛才松了口气。




“一起睡着了?”




不过,依偎在周泽楷脸颊边的小仓鼠,是他自己把人家挪过来的吧。








Ver.韩文清








是这样的,韩文清帮你买了一个跑轮。跑轮可以帮助仓鼠完成每天的锻炼量。




“我会陪着你的。”




于是韩文清把你的跑轮安置在了他的健身房。




“咕噜”,你的跑轮转了一圈。




“蹬”,韩文清也走上了跑步机。




“咕噜咕噜咕噜”




“蹬蹬蹬”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蹬蹬蹬蹬蹬……”








——《……好像有点有毒》《生命在于运动》












Ver.张新杰










你的主人是张新杰,你知道你的主人,非常、十分、特别喜欢你。




至于为什么这样说,因为每天在喂你之前,张新杰都要提前一刻钟准备好食物。




“玉米,9.03克。”




张新杰把几粒玉米放在了电子天平上。




“9.05,啧。”




张新杰捻起微型小刀,开始切玉米。




“9.02,看来切多了。”




张新杰开始加玉米。




“9.04?”




“……”




“9.03,终于好了。”




“吱。”你意思意思,高兴了一下。






——《虽然托他的福你是没有胖成一个球儿》《但是小数点追到百分位真的有必要么》










Ver.喻文州(黑手党设定)








部下进门时,喻文州正逗弄着你。




“吱……”




“害羞了么?”




“……吱吱!”……才不是!




你听见了喻文州的轻笑声。




直到部下在角落里站了好一会儿,喻文州才放开你。你逃跑一般地跑至桌面的另一端,困惑地看向那边心惊胆战的人。




喻文州有的时候是恐怖了一点……但也不至于需要害怕成这样吧?




你并不知道的是,喻文州只会在你面前有耐心可言。




“这是对方的文件?”




“是的,您看……”




被点到名的部下正弯着腰,他几乎要把整个上半身埋下去。




“我看吗?”




你再度听见了喻文州的轻笑声,这让你下意识地朝喻文州的方向回过头。




“过来么?”




那名部下以为是让他过去,他刚起身,撞入眼中的画面是喻文州专注地看着你,他眼中的温柔几乎可以把你化掉。




“吱……”




“过来。”




最终,你在部下不敢相信的眼神下朝喻文州跑了过去。




喻文州把手中的文件递给了你:“咬碎它就可以了,不要吃下去。”




“吱!”




“不想咬也没关系,味道应该不好。”




你到底熬不过喻文州,你也不知道喻文州交给你的纸张上印着怎样骇人的消息。他既然把它交给了你,你便没有理由多加犹豫——




“小心一点,不要有纸屑。”




喻文州的指温让你感到舒服,他微动手指,指尖在你口中游走了一圈。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你第一次舔到而不是咬到了喻文州的手指。




检查确认完你没有咬进纸张后,喻文州漫不经心地打量着你刚才舔到的地方,不仅如此,他的手经常是你的游乐场:“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吗。”




这一次,部下反应过来喻文州正在对他说话,他几乎立刻绷紧了身:“我、我这就去办!”






几天后






部下难掩他的喜悦,可以的话,他几乎想冲进喻文州的办公室。




“喻先生!这次的叛徒已经被——”




“嘘——”




喻文州将食指放在嘴边。




“她已经睡着了。”仓鼠不喜欢吵闹。




“它?是指那只——”




如果吵醒了睡着的仓鼠,它会记住醒来时周围人的气味,并对气味的主人产生厌恶。




“如果我被她讨厌的话。”




部下看见了喻文州暗下来的脸色,他丝毫没有表露出铲除叛徒的喜悦:




“你一定不会想知道你的下场。”